佑弥花间

你眼中的微光流转,那是我曾待过的地方

嗯…好玩儿

今天的一更

晚饭过后这群孽障们也没有要休息的打算,好像一下午的会议从来没有开过一样,不久前的脑力风暴似乎完全没有挫败中国参会代表们的精神,箱子正窝在床上打算速战速决地把文件码完呢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三三两两陆陆续续地跑来窜门,于是她心累地把头埋在了枕头里。
这文件看来是写不完了。

同一个圈子里的大神们总是互相认识的,这是永恒的规律,这次来参会的无外乎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传奇人物,大家线上极少碰面线下却交集不断,因此房间里从第一批人进门开始就没有冷场过。
刚开始大家还和自己比较熟悉的伙伴各玩各的,打UNO的,谈论今天下午的会议的,随着活跃分子的加入,大家又不知不觉地聚在一起扒起了黑历史。
“香香第一次给新人上学术课就把人家新人唬得一愣一愣的,又流氓逻辑,又漫天要价落地还钱的,讲真,别说新人了,一节课下来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进错活动室。”m叔回忆起那段往事,不禁流露出一种日了狗的神情。
“哦哦我知道我知道,那节课以后你们模联新人走了一半。”清枝当机接下了m叔的话茬,还不忘“啧啧啧”地嘲讽一番,“香香有做老师的潜质,以后就朝这方面发展吧,从此人生不再迷失。”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当即换来阵阵不绝于的笑声,笑得箱子耳根子都臊得慌。
“你走!以后别来参会!你家秘书长也不管管你!”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不说话都能顺利躺枪的箱子红着脸气急败坏地将矛头怒指清枝,随即又疑惑起来,“诶,奇怪,拉面哪儿去了?他没和你一起?”
“嗯,老面条和那群歪果仁磋商去了,他打算和丹麦冰岛方面结盟,毕竟现在的局势似乎怎么都对北欧国家有利,我们中立国过去蹭点福利挺不错的,我就随他去了…”
“哦…”仓鼠点点头若有所思,“要不趁他不在,你也来爆爆他的料啊?”
“嗯——行,”经过短暂的犹豫,清枝叼着装满速溶咖啡的纸杯杯沿含糊不清道,“还记得我们家老面条儿刚当上秘书长的时候…就第一次给新人上演示会议那会儿,安排我做主席团,他和行政部部长作为国家代表出席,学术部部长做解说…”
“会议全程都进行得很顺利,也就是到介绍motion和question环节的时候,按计划本来是行政部部长作示范的,但是不知是哪个新人带头起哄‘让秘书长来一个!’”
“…然后?然后老面条本来是没有准备这个环节的内容的,听到新人们都这么起哄了,也不能说不给点回应吧?好歹也是个前辈,就应该给那些后辈一点厉害瞧瞧嘛。”
“所以他举起自己的牌子,字正腔圆地喊了一声响亮的motion,在得到我的同意以后也不知是傻逼还是愚蠢,你们知道他说了啥吗?他居然在会议开了十分钟不到的情况下说了句希腊动议一个时长十五分钟的茶点时间!”
“呵呵老子当然不能如他的愿,我要让新人们意识到这种做法是错误的!是ky的!所以我后来禁了他的言不说还专门给他安排危机,嗯,新人们都笑疯了,我校秘书长从此颜面扫地。”
清枝耸了耸肩,看着面前这帮人前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精英们笑得前仰后合毫无形象,她满意地点头笑笑,将剩下的咖啡一饮而尽,“直到现在,这事儿都是流传在我们学校模联人之间一个百玩不厌的梗。”

---

模联好好玩儿哦,就是真正参与的时候难度太大,好崇拜模联大神居然能把这玩意儿玩儿得如此轻松愉悦…

评论

© 佑弥花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