佑弥花间

你眼中的微光流转,那是我曾待过的地方

【狗博/短篇】声声慢

瞎瘠薄写写,又雷又ooc的现代留学生paro,私设如山,我也算是为组织做过奉献的人了(。


==

源博雅推开音乐室的门,正好撞见大天狗把包放在钢琴凳上。


他搓了搓手,胡乱地扯下脖子上的围巾,将琴包小心地搁置在一旁。


“你来练琴?”他绕过横七竖八地摆放在地上的谱架和椅子,然后轻车熟路地拉起其中一张椅子坐在大天狗旁边,又俯身从琴包里拿出吉他。


“solo practice,前几天一直没有时间,vocal的作业就怠慢了。”大天狗答道。


“你们学生会的事情总是这么多,”源博雅边调试吉他弦边絮叨,“晴明前两天好像也...

4 33

摸鱼

大概算是篇发牢骚一样的文吧。
伸中心,大概有一丢丢konoshin...?

0.
现在的时间是,半夜十二点整。
现在躺在床上的如月伸太郎的状态是,辗转反侧。
啊,腿疼。
这是失眠的他此刻心中唯一的想法。

1.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呢?
是这样的,今天下午在去目隐团的途中,伸太郎因为只顾着低头和ENE拌嘴,以至于没注意到地上一块儿凸起来的地砖,于是他一脚踩在那块砖上并且成功摔倒,在脚踝扭到的瞬间,伸太郎听到了自己骨头传来清脆的“咔啪”声。
这种感觉很奇妙,明明别人都听不见的微弱声响,自己却听得一清二楚,这大概就是骨传导?
不过那时他哪里能想这么多,这一崴把他眼泪都疼出来了。
一旁的桃看见哥哥摔倒了也完全没有半点关心或者心疼...

7

呜呜呜…

Q:今天佑间有产出吗?
A:没有。

Q:佑间什么时候能产出啊?
A:你为什么不问问神奇海螺呢?

后天考试,考完再说吧呜呜呜…

呃…

每天都能看到自家宠物恶意放闪(一)

1L:
嗯是这样的,楼主呢家里有一猫一狗,猫叫shintaro狗叫konoha——别问为什么楼主是天朝人却给宠物起这种风格的名字,名字是楼主的外国友人起的——在这里就叫s和k吧。
这两只小东西,一开始还互相看不顺眼...好吧是s单方面看不顺眼k,每次k摇着尾巴蠢兮兮地跑去讨好s,s就蹦到高处不让k靠近,k只有坐在底下等着s下来,一等就能等到下一个饭点,那时候说实话我都心疼k,所以后来看他俩逐渐能和睦相处的时候作为主人楼主是欣慰的。
但!是!
最近他俩越来越腻歪了啊!!!你们知不知道就昨天楼主叫他俩过来吃饭的时候啊!!!!楼主看到s毫无抵抗地被k叼着后颈过来了!!吃饱了...

2 18

嗯…好玩儿

今天的一更

晚饭过后这群孽障们也没有要休息的打算,好像一下午的会议从来没有开过一样,不久前的脑力风暴似乎完全没有挫败中国参会代表们的精神,箱子正窝在床上打算速战速决地把文件码完呢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三三两两陆陆续续地跑来窜门,于是她心累地把头埋在了枕头里。
这文件看来是写不完了。

同一个圈子里的大神们总是互相认识的,这是永恒的规律,这次来参会的无外乎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传奇人物,大家线上极少碰面线下却交集不断,因此房间里从第一批人进门开始就没有冷场过。
刚开始大家还和自己比较熟悉的伙伴各玩各的,打UNO的,谈论今天下午的会议的,随着活跃分子的加入,大家又不知不觉地聚在一起扒起了黑历史。
“香香第一次给新人上学...

如果我勤快了请你拍拍手!
如果我有梗了请你跺跺脚!
然而我都没有…。

2015.08.21

好想赤着脚在湿润温暖的草地上狂奔,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在意,直到踩上湿泥狠狠滑上一跤,再顺势滚个几圈,让自己穿着的白裙子上沾满阳光与青草的气息,舒展四肢的时候配上一声尾音拖得长长的哈欠,吓得一旁的大黄狸喵喵直叫,我可以不顾它的挣扎一把把它捞进怀里,然后就这么抱着它在大树下闭着眼睛哼歌,阳光钻着树叶的空子在树荫底下投射出的光斑随着微风摇摇晃晃地赖在我的身上,我就这么顺着大黄狸的毛直至一股倦意袭来。

困了吗?

困就睡吧。

= =

好久没上pad版真的差点忘了自己的这个lo号…
有空就会往这里上传些图文的…嗯不过在此之前,先发这篇突破0文章(。

 

© 佑弥花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