佑弥花间

你眼中的微光流转,那是我曾待过的地方

【狗博/短篇】声声慢

瞎瘠薄写写,又雷又ooc的现代留学生paro,私设如山,我也算是为组织做过奉献的人了(。

 

==

源博雅推开音乐室的门,正好撞见大天狗把包放在钢琴凳上。

 

他搓了搓手,胡乱地扯下脖子上的围巾,将琴包小心地搁置在一旁。

 

“你来练琴?”他绕过横七竖八地摆放在地上的谱架和椅子,然后轻车熟路地拉起其中一张椅子坐在大天狗旁边,又俯身从琴包里拿出吉他。

 

“solo practice,前几天一直没有时间,vocal的作业就怠慢了。”大天狗答道。

 

“你们学生会的事情总是这么多,”源博雅边调试吉他弦边絮叨,“晴明前两天好像也挺忙,我昨天居然看到他在压线赶essay。”

 

大天狗:“...”话是这么说,但是安倍晴明那厮好像不管学生会有没有事看上去都很忙啊。

 

他翻开琴盖,抽出文件夹里的几张谱子架上,源博雅探头看了一眼,立马就来了兴致。

 

“All of me,可以啊,这首歌我也会弹,要不要来一个?”说罢他还意思意思地弹了一小段,“帮你练练,也算是给我热热身了。”

 

源博雅的脸颊、鼻尖和手指关节从刚进教室开始就泛着不自然的红,刘海也乱乱的,一看就是刚从室外跑回学校的样子。大天狗见他这副狼狈的模样还露出跃跃欲试的神情,不禁觉得好笑,却也无法拒绝,只好抚上琴键,点头答应了,于是源博雅用脚打起节拍,两人默契地弹唱起来。

 

“What would i do without your smart mouth”

 

“Drawing me in, and you kicking me out...”

 

大天狗的声音适时的卡准节奏响起,他的嗓音清亮又柔和,随性的哼唱听上去更像是缠绵的低语,与琴声暧昧地纠缠在一起,宛如涓涓细水,宛如姑娘含蓄的笑。

 

源博雅不自觉勾起嘴角,舒缓的情歌总能让人感到平静,空旷的音乐教室内只有他们两个人,偌大的空间内安静得只剩下温和的旋律绕梁三尺。

 

下午的太阳很大,不怎么刺眼的阳光顺着窗户铺洒在地上,上面还有枫树的影子,随着风儿摇曳。加拿大真真是四季分明的国家,秋天一到,植被便毫不含糊地镀上一层热烈的橘色,叫人看到了,心情也没来由雀跃起来。

 

地理老师正向美术老师抱怨学校故障频发的打印机。

 

自习室里成群结伴的女孩子们肆无忌惮地聊着八卦,即使她们的八卦对象正和她们共处一室。

 

校长在走廊上拉住了没好好穿校服的学生开始说教。

 

隔壁的话剧社正在排练新剧,他们浮夸的抑扬顿挫的声音从对门传到音乐教室里。

 

这一切都在校园的各个角落同时发生着,明明每个人都只是过着一成不变的日常,却又好像沾染上了那么一点散漫自由的气息,变得不一样了起来。

 

大天狗偏头看向源博雅,没成想恰好对上那对犹如窗外红枫那般明艳的眼眸,而源博雅也显然没有料到对方会突然看向自己,一句歌词的时间里他连着弹错好几个音。

 

恍神间源博雅感觉大天狗一双苍蓝好看的桃花眼似乎没了平日的尖锐与刻薄,反倒氤氲着柔和的光。而这双眼睛正看着他,与他离得这么近。

 

一曲终了,源博雅感觉到大天狗覆上了他还放在弦上的手。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反握了回去。

 

所有的事情仍在继续,老师们还在抱怨,女生们还在热火朝天地谈论些有的没的,校长在走廊上找寻下一个说教目标,话剧社的社员们还在排练着同一幕戏。

 

而窗外的风似乎变大了些,它卷落树枝上红色橘色的叶片,刮起漫天红枫的雨。

 

End.

 

==

事实证明学好音乐真的很重要,我们班里都成了好几对儿了救命(捂脸哭


评论(4)
热度(33)

© 佑弥花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