佑弥花间

你眼中的微光流转,那是我曾待过的地方

摸鱼

大概算是篇发牢骚一样的文吧。
伸中心,大概有一丢丢konoshin...?

0.
现在的时间是,半夜十二点整。
现在躺在床上的如月伸太郎的状态是,辗转反侧。
啊,腿疼。
这是失眠的他此刻心中唯一的想法。

1.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呢?
是这样的,今天下午在去目隐团的途中,伸太郎因为只顾着低头和ENE拌嘴,以至于没注意到地上一块儿凸起来的地砖,于是他一脚踩在那块砖上并且成功摔倒,在脚踝扭到的瞬间,伸太郎听到了自己骨头传来清脆的“咔啪”声。
这种感觉很奇妙,明明别人都听不见的微弱声响,自己却听得一清二楚,这大概就是骨传导?
不过那时他哪里能想这么多,这一崴把他眼泪都疼出来了。
一旁的桃看见哥哥摔倒了也完全没有半点关心或者心疼的样子,倒是秉承着千百年来亲妹妹的优良传统做法跟着ENE狠狠嘲笑了伸太郎一番。

2.
等到三人真正发现不对劲的时候,正常人如果没有得到及时的医治,恐怕都该疼得面无血色冷汗直流了,更何况一个体质虚弱的宅男,伸太郎也不是爱面子的人,觉得疼那必须得喊疼,所以在他喊了两个小时不下二十次“嘶”“好痛”之后,桃才想起询问伸太郎的伤势。

3.
而伸太郎以他168的IQ经过缜密推理后表示,药丸,这下如果不是骨折或者拉伤韧带估计也没谁了。

4.
听到医生说出意料之中“脚踝轻度骨折韧带重度拉伤”的诊断以后,伸太郎觉得自己终于能心安理得地享受konoha的公主抱服务了。

5.
只是!!konoha我们一定要公主抱吗?!我们用背的不行吗??就算走在路上别人看不见我们,你真的考虑过目隐团其他成员的感受吗??
回去的路上,伸太郎竭力忽视着konoha幸福地快要冒花的表情,和其他人除kano以外一副不忍直视的嫌弃嘴脸,心累地叹了口气。

6.
什么?你问为什么不让seto背伸太郎?
人家seto正在赚目隐团的口粮钱呢。
seto爸爸真是辛苦了。(划掉

7.
好了让我们回到0.段。
伸太郎只觉得右脚踝隐隐作痛,似乎以什么姿势躺着都不得劲儿,缓慢而绵长的痛感刺激研磨着他的神经和心脏,比白昼更为寂静的夜晚使他能更加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心跳。

扑通扑通的。

一下比一下剧烈。

像在告诉他,不要勉强了,实在睡不着就玩手机吧。

8.
呸,所以说现在的年轻人伤病好的慢都是因为不好好养伤,晚睡就晚睡还给自己找借口。

9.
果不其然,在伸太郎还没开锁屏之前,被惊动的ENE听完伸太郎的理由以后轻蔑地笑着说你就扯吧,我就不给你玩手机,快点乖乖睡觉。

伸太郎用“可是我真的疼,很疼,super疼,real疼,疼到睡不着”的眼神看着ENE说,我就发个短信,如果没人回复我我就睡。

10.
“这会打搅大家休息啊,不行哦!即使你是主人也不行!”
嘁,说得好像哪次你会因为我是主人就听我的话一样。
伸太郎拿死鱼眼向手机里的IA少女诉说了他的无限幽怨,最后只能不甘心地翻个身数羊。

11.
唉,安心养伤吧。
晚安。

【Fin.】
呜呜呜骨折了!!!在即将去漫展去香港之前骨折了!!!过几天还要开学!!!整整十七个小时的飞机呀!!!不开心了!!!!

评论
热度(8)

© 佑弥花间 | Powered by LOFTER